第3板斧 终(1 / 2)

指南剑 思语 1566 字 2个月前

第十节

李源转过头。

蹄声得得中,正有一人一骑从夜色中中缓缓朝自己而来。却是郎寿。

他不由皱了皱眉,郎寿是左影安插过来的钉子,说明白点,就是太后那边的人。本来李源还以为这家伙自持身份,肯定会指手画脚,没想到却十分低调,对自己执礼甚恭。这下大出李源意料之外,不过他也不会没事找事,这一路行来,两人竟相安无事。

“敢问郎将军,有何见教?”

郎寿先行了个礼:“见教不敢当,不过,末将却有些话掏心窝子的话与将军讲。”

掏心窝子的话?李源略微精神了些:“哦,什么事?”

郎寿看了看四周,打了打马。两人靠近了些。他小声道:“我说了,将军可别怪我?”

已经走得很远了,但酒楼里淫靡的声音仍断断续续的传来,丝竹之声和男女调笑的声音混杂在一起,在夜色若有若无的,如一根丝般挠人心神,更觉心烦。这郎寿太小心了,现在估计就算打雷下雨,也惊动不了那些寻欢作乐的人吧。李源暗自苦笑:“说吧,郎将军,附近没人。”

“李将军认为,国舅爷如何?”

陶子谦?这郎寿问我这话啥意思?李源想了想,才道:“国舅爷很好啊?怎么了?”

“一点都不好。”

郎寿又看了看四周,咬了咬牙才道:“李将军,你难道没发觉异常么?”

“异常?”

见郎寿郑重其事的样子,李源仍有些不明所以:“你是指陶子谦?”

“是啊。”见李源仍是一脸迷糊,郎寿不再藏着,径直道:“李将军,你难道没发觉,国舅爷在调查贩马一事上,一直拖延么。”

听他这么一提醒,李源顿时清醒了些。陶子谦确实有些反常,自己这次来成州,本来就是查清红丰贩马一案的。按道理来说,陶子谦应全权配合才是,可他对这事只字不提,每当自己提起,反而顾左右而言他。他人本就是粗中带细,现在完全明白过来:“你的意思?陶子谦和红丰贩卖案有关?”

郎寿点了点头:“正是……”

郎寿是太后派来的,而陶子谦是太后之兄,按理说,两人应该非常亲近才对。难道是来试探我的?李源有些不明白了:“郎将军,国舅爷好歹是太后之兄,如果真有什么,你应该直接向太后禀报才是,如此背后说人长短可不太好。”

郎寿急道:“李将军,咱们不熟,你怀疑我,这个能理解。但战马对朝廷极为重要,太后十分上心,若真有差池,事后太后怪罪下来,不是你我能承担的。”

两人离得甚近,虽是夜晚,但以李源的能力,自然视如白昼。见郎寿急得脑壳冒汗,李源心头一动:“那,郎将军,我们该怎么做?”

※※※

“什么?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吴明惊得“呼”的一声站起,手中茶杯“哐当”一声,失手掉落尘埃。

“太师,句句属实。”

那个传令兵以额触地,脸上的汗水都流下来了。太师威权日重,向有稳重美誉,可听到这个消息时,竟然如此失态。可见此事对他的震撼太大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