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有口难辩 1

       高哲被陈建业的话惊得目瞪口呆,看着面带忧伤的陈玲玲走出书房,他表情有些尴尬,急急说道,“玲玲,你可能误会你哥了,你不在的时候,他真没有挤兑我——”高哲坐在客厅里,将书房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,知道两兄妹又为自己吵架,心里涌上一阵歉疚。说实话,对于陈建业跟陈玲玲说的那些话,他感觉陈建业还算是真诚的,作为哥哥,就算是出身贫困的人家,怕也是不愿意让自家的妹子嫁给他这样没有未来的人,更何况陈家兄妹这样有钱有势的人家。“我开始还以为你哥是来找茬的,但是,他没有说别的,一直都在问你的近况,态度也很温和,像个好哥哥——”他没有说谎,陈建业这次出现,整个人都显得很疲惫,话里话外透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。只是,当陈玲玲闯进来的时候,陈建业的整个人似乎一瞬间又变回到原来的冰冷僵硬。“我觉得你们兄妹俩肯定有误会——”高哲不是故意替陈建业说好话,他只是觉得,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,也没有一无是处的人,像陈建业这样冷情的人应该也会有心软的时刻,不会连一点兄妹情都不讲。       “高哲,既然他说让你伤好了回他那儿去上班,那你就去吧!”陈玲玲打断高哲,不让高哲继续说下去,“我再相信他一次,如果你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什么事儿,他要保不住你的话,那么我和他——就再也没什么好说的了!好了,你饿了吧,我做早饭去!”故意不理会高哲的表情和反应,陈玲玲找了个借口逃离了客厅。       “玲玲——”高哲张口想要劝陈玲玲,但陈玲玲跟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,留给他的只是匆匆离开的背影。高哲叹口气,重新坐到沙发上,面色怅然地盯着电视看,可目光的焦点明显没有停留在电视节目上。       “这个女人是谁?陈飞为什么要跟踪她?”市局缉毒队,杨建靠坐在梁洪涛身后的办公桌上,盯着杨洪涛拷回的监控录像。从监控录像中,他们很清晰地看到陈飞是在跟踪一个短发女人,而那个女人的身影看起来娇小,步子却很稳健,最重要的是,那女人警惕性很高,虽然那条路附近的监控探头很多,却没有一个监控探头能清晰地拍到她的脸。“如果陈飞是因为跟踪她而遇袭,那么这个女人可是重点嫌疑对象,但陈飞为什么闭口不谈她呢?”十字路口的监控探头,清晰地拍下了陈飞发现梅捷并跟踪她的开头部分。杨建看着为数不多的监控画面,渐渐沉下了脸。       “队长,这女的会不会是陈飞的前女友啊?”似是觉察出来杨建脸色不对,梁洪涛连忙替陈飞辩解。“他不谈也可能是因为两人之间有过什么伤心事吧?”说话间,他不自觉瞄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前魂不守舍的东方茗儿。       “前女友?”杨建皱起眉头,随着他的目光也瞥了眼东方茗儿,看着东方茗儿完全没留意到两人说什么,他叹了口气,“这样吧,梁子,你去调查下,这女的究竟是什么人?如果实在找不到线索,你就直接去找陈飞,你告诉他,我等着他给我解释!”       陈飞并不知道杨建因为他的隐瞒而震怒,打完点滴和高冲分开后,他怕自己的受伤会让舅舅舅妈心疼难过,索性关了机,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,享受着难得的病假。直到梁洪涛找上门来,他才意识到他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,有些事不是自己隐瞒别人就不知道的。听梁洪涛说杨建在等着他的解释,他感觉头上包扎好的伤口似乎又疼了。他打发了梁洪涛,没有立刻去找杨建,而是辗转反侧思索了一晚,才找到杨建,将他和梅捷发生的那些事一桩桩一件件都说了出来,包括梅捷从自己手底下抢走高哲的那些事,当然,他刻意淡化了自己落在梅捷手里时的狼狈,不过,从他那咬牙切齿的表情上看,杨建倒也能想象出些许当时的场景。       “陈飞,你说这梅捷跟高哲两人几次同时出现——那你看他们俩是一伙的,还是不一伙的呢?”听说梅捷跟高哲有关系,杨建的心里倒有些忐忑了,若然这个梅捷是高哲“潜伏”任务里的掩护,或者是其他什么需要利用的人,他们要是这样大张旗鼓的追查梅捷的底细,会不会坏了高哲的事儿呢?看着陈飞一脸心事,他开口询问陈飞,想知道更为确切的信息。       陈飞听了他的话,却一愣,小声道,“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一伙的,还是不一伙的!”看杨建诧异的神情,他苦笑道,“队长,我看到过梅捷为救高哲奋不顾身,也看到过梅捷冷酷地拿枪指着高哲的脑袋——我,也着实不明白他们俩是什么样的关系!”身为刑警,应该有敏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,陈飞为自己欠缺的那些能力感到羞愧,“不过,我可以肯定的是,那个梅捷处处与我们警方作对,还那么嚣张,应该有案底在身!”发现杨建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,表情怪怪的,他竟突然有些底气不足,音调突地降低下来,以他们两人勉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,“所以,我一见到她,就不由自主地想要跟踪她,想找到她犯罪的证据,把她缉拿归案!”       “缉拿归案?证据呢?陈飞,你确定她是在跟警方作对?为什么我没接到过其他人的汇报?而你,也是在我发现了监控录像后才跟我说有这样一人?”杨建思路一向清晰,“你之前怎么没有汇报过?”       陈飞不由得红了脸,喃喃说,“我在梅捷那里吃了好多亏,一个大男人斗不过一个小女人,我怕说出来大家会笑话我——”他跟梅捷交手这么多次,他没有一次是占上风的,这对一个正直壮年的男人来说,是多么丢脸的事!这个时候,陈飞完全不记得自己之所以斗不过梅捷,不是因为他没有梅捷强大,而是他的心不够狠,总顾念着梅捷是女人而手下留情。“我每次遇到她,都被她整得挺惨——”       杨建感觉陈飞说得都是实话,看着他略显笨拙与懊恼的神情,眼里突然精光一闪,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,“陈飞,看来,她只是跟你一个人在作对,是吗?”杨建的心思转得很快,他已经知道高哲是高层安插在暗处的一把“利剑”,他为了保护好这把“利剑”,最好不要轻易去碰触他身边的人,以免打乱高层的布局,让高哲的处境更加危险。于是,他假装毫不在意陈飞的这些汇报并想出了这个事件的前因后果,用手整了整陈飞的衣领,“陈飞啊,你是不是觉得那个梅捷长得漂亮,你可不能把私人恩怨带到工作中来啊——嗯,梁子昨儿还说那女的说不定是你前女友,还真让他猜着了!你还真对人家有意思!算了,这事儿是我想多了,你这个感情的事儿啊还得是你自己来处理!哎,你听说,先别打岔——”杨建按住眼睛瞪得溜圆的陈飞,开始胡说八道起来,“对了,你小子可知道那个梅捷有没有其他的追求者,我估摸着给你脑袋开瓢的说不定就是梅捷的哪个爱慕者!要是有线索你得抓紧跟梁子说,我让他负责这个案子了,放心,我们都不会笑话你的——好了,这事告一段落了,不要再提了,你回去歇着吧!等伤好了再上班!”       “不是,队长,你弄错了,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,梅捷真不是好人,我对她真没——”看着杨建不靠谱的自说自话,说完还转身就走,陈飞急得是上蹿下跳,怎奈杨建就跟中邪了似的,说啥也不信他说话,还招呼着其他人去会议室开会,就剩陈飞自己傻傻地站在办公室里欲哭无泪,“这叫什么事儿啊!你——你们——都是什么脑子啊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