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章

       徐燕红了红眼,“娘自然是为我好的。”       好是一方面,然而这好心却成了坏事,那就是另外一方面了。       而另一方面,童武夫妻已经是怒不可谒了,“这谁在外面败坏我们家阿城的名声,我们童家虽然穷点,但也绝对不是那等子风评不好的人家,亲家大嫂这事儿你可不要道听途说”       “我童家就算再家教不严,也不会教出这种儿子。”       林良辰看着脸色不好的童家夫妻,嘴角一弯,道:“亲家二老也先别急着生气,这事情我自然严惩过那嘴碎之人,但燕儿这才刚嫁过去,就闹出这事儿,难保以后”       林良辰欲言又止,童家夫妻俩的脸更加难看了,不用林良辰说,大概也能猜到这后面要说什么,要是真没点什么,怎么可能会空穴来风,而且徐燕还是新媳妇,这事儿要是闹大了,别说童家脸面不好看,徐家也是要受到影响的。       丁氏狠狠的剜了徐燕一眼,徐燕一虚,道:“阿城不会是那种人,大嫂你别担心了。”       丁氏那点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林良辰的眼神,但也知道现下的情况,给了徐燕个安慰的眼神,“你是我妹子,我自然得管管了,再说妹夫的职位在那摆着,日后想要往上升,这名声坏了可不好       这话外之音,童家夫妻立马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不过。既然已经咬定了他们童家家风严谨,自然不能自打脸面。       把童城说的是既老实又稳重,林良辰望着并未接话。不过指明了让童城改日上门拜访,这童城有再好的借口,也不会不来。       总之这事儿,林良辰觉得,该敲打的就敲打了,该撑腰的也撑腰了,日后的日子只能靠徐燕自己了。毕竟,她只是个嫂子,插手这件事情。本就让人有说法,但又不能不管,不免对丁氏道:“亲家太太,我们燕儿还年轻。日后还望亲家太太多教教她些为人儿媳的道理”       话儿一出。丁氏自然是应下了,毕竟徐燕是她儿媳妇。       童家夫妻这一次来,除了要来见见林良辰外,另外是想搭一层关系,日后好让儿子的路走的顺利一点,然而被这一闹,自然是有些不开心,童家夫妻俩也不好再提这事儿。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林良辰扯着闲话,正巧。天磊兄弟俩过来,童家夫妻俩见了自然又将兄弟俩一顿夸,特别是毛毛,丁氏见他长的可爱,眼珠子都移不动了。       林良辰简单介绍了下,天磊兄弟俩齐齐问好,“好好好,亲家大嫂,这俩孩子长的真好。”话里有些酸意。       不是听说这亲家大嫂是从乡下来的吗?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本事,这儿子养的这样白白胖胖。       “可不是,瞧着多喜人啊,亲家大嫂是怎么养的呀,与我们说说,日后也让燕儿给咱们家生个大胖小子。”到了丁氏这个年纪,自然想早些抱孙子的,见了天磊兄弟俩眼睛都眯起了。       毛毛过去拽林良辰衣袖,皱着眉有些不开心。       “娘”徐燕叫出了声,林良辰道:“你说我呀,也没有如何养,不过小孩子吃的东西精细,我们家这两个又是不挑食的。”说起儿子林良辰自然有些得意,如果要不是发生了那件事儿,毛毛这孩子怕是长的更好。       “是吗?”丁氏不太相信的说道,然后向毛毛招了招手,示意他过去。       毛毛则是请示的望着林良辰,见他娘点头,过去了。       丁氏拉着毛毛一脸的稀罕,那模样徐燕心里颇不是滋味,林良辰笑看着,用眼神安慰了徐燕一些,很快天磊找了借口带着毛毛离开了。       “这怎的走了?”       林良辰说两人的先生严格,便让两人早些回去做功课去了。       丁氏哦哦了几声并未说什么,看了眼脸上笑的开心的林良辰,终于要告辞了。       而林良辰也并未多挽留,说了几句客套话,直接差管家送客了,将军府外,童家夫妻和管家说笑完,转个身,拉着自家男人走了老远。       今日上门来拜访,没得到好处不说,还被呛了一顿,童家夫妻两个心里早就不舒服了,和徐燕拉开段距离,夫妻俩嚼耳朵去了。  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说那么多干什么,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把这事儿给解决。”       不然他们好做人吗?       自然是不。       “可你也知道咱们阿城那性子。”丁氏有些犹豫,童武瞪了她一眼,“性子怎么了,咱们还管不着他不成?你难道没看出来,亲家那边会让这事儿简单过去吗?”       别看童城这婚结的亏,但细细算来,这徐家是不错的,家庭关系虽然复杂了些,但好在都能靠住不是?       自个婆娘的那点心思,童武十分明白,无非就是觉得徐燕那么大年纪为何还没说人家,说到这事儿还有徐家那边有点逼婚的意思,让丁氏心里不爽了,这才       要是林良辰知道童家是嫌徐燕太大,肯定会笑坏了肚皮。       年纪大了       二十出头的姑娘,放在这早婚早育的年代,确实如此但要说逼婚,谁有没将刀子架在你脖子上逼你,怎么就成了逼婚了。       这方埋怨声不停,却是没有想过自己真有管家好儿子没有,也不从儿子这找原因。       婚姻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情,而是两个家庭的事儿。       这头夫妻俩小声嘀咕个不停,跟在后面的徐燕心越发的发凉,真是没想着会变成这样子的,然她是个话不多的人,有些话是在是难以说出口。难道说这日后的日子,真的就一直这样下去了吗?   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,小嘴儿嘟那么高。谁欺负我们毛毛了。”林良车捏了捏儿子的脸颊,轻笑着问。       毛毛哼了一声,不打算说话,林良辰将视线看向天磊,“给娘说说,怎么了?是在先生受气了?”       不提还好一提,林天磊直接噗嗤的笑了出来,“娘。弟弟赌气是因为先生提起了他之前的学生,毛毛缠着问缘由,便不开心了。”       这回轮到林良辰笑了。“那这也没什么可气的呀?”       拿人作比较嘛,无意中肯定是会有的事儿。       “那是先生不相信我比他之前的学生聪明,还一个劲的考我。”       林良辰虽然觉得好笑,但还是安慰着儿子。鼓励道:“那毛毛日后更努力。让先生刮目相待好不好?”       毛毛听了觉得很有道理,重重的嗯了一声。       徐燕红了红眼,“娘自然是为我好的。”       好是一方面,然而这好心却成了坏事,那就是另外一方面了。       而另一方面,童武夫妻已经是怒不可谒了,“这谁在外面败坏我们家阿城的名声,我们童家虽然穷点。但也绝对不是那等子风评不好的人家,亲家大嫂这事儿你可不要道听途说”       “我童家就算再家教不严。也不会教出这种儿子。”       林良辰看着脸色不好的童家夫妻,嘴角一弯,道:“亲家二老也先别急着生气,这事情我自然严惩过那嘴碎之人,但燕儿这才刚嫁过去,就闹出这事儿,难保以后”       林良辰欲言又止,童家夫妻俩的脸更加难看了,不用林良辰说,大概也能猜到这后面要说什么,要是真没点什么,怎么可能会空穴来风,而且徐燕还是新媳妇,这事儿要是闹大了,别说童家脸面不好看,徐家也是要受到影响的。       丁氏狠狠的剜了徐燕一眼,徐燕一虚,道:“阿城不会是那种人,大嫂你别担心了。”       丁氏那点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林良辰的眼神,但也知道现下的情况,给了徐燕个安慰的眼神,“你是我妹子,我自然得管管了,再说妹夫的职位在那摆着,日后想要往上升,这名声坏了可不好。”       这话外之音,童家夫妻立马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不过,既然已经咬定了他们童家家风严谨,自然不能自打脸面。       把童城说的是既老实又稳重,林良辰望着并未接话,不过指明了让童城改日上门拜访,这童城有再好的借口,也不会不来。       总之这事儿,林良辰觉得,该敲打的就敲打了,该撑腰的也撑腰了,日后的日子只能靠徐燕自己了,毕竟,她只是个嫂子,插手这件事情,本就让人有说法,但又不能不管,不免对丁氏道:“亲家太太,我们燕儿还年轻,日后还望亲家太太多教教她些为人儿媳的道理”       话儿一出,丁氏自然是应下了,毕竟徐燕是她儿媳妇。       童家夫妻这一次来,除了要来见见林良辰外,另外是想搭一层关系,日后好让儿子的路走的顺利一点,然而被这一闹,自然是有些不开心,童家夫妻俩也不好再提这事儿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林良辰扯着闲话,正巧,天磊兄弟俩过来,童家夫妻俩见了自然又将兄弟俩一顿夸,特别是毛毛,丁氏见他长的可爱,眼珠子都移不动了。       林良辰简单介绍了下,天磊兄弟俩齐齐问好,“好好好,亲家大嫂,这俩孩子长的真好。”话里有些酸意。       不是听说这亲家大嫂是从乡下来的吗?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本事,这儿子养的这样白白胖胖。       “可不是,瞧着多喜人啊,亲家大嫂是怎么养的呀,与我们说说,日后也让燕儿给咱们家生个大胖小子。”到了丁氏这个年纪,自然想早些抱孙子的,见了天磊兄弟俩眼睛都眯起了。       毛毛过去拽林良辰衣袖,皱着眉有些不开心。       “娘”徐燕叫出了声,林良辰道:“你说我呀,也没有如何养,不过小孩子吃的东西精细,我们家这两个又是不挑食的。”说起儿子林良辰自然有些得意,如果要不是发生了那件事儿,毛毛这孩子怕是长的更好。       “是吗?”丁氏不太相信的说道,然后向毛毛招了招手,示意他过去。       毛毛则是请示的望着林良辰,见他娘点头,过去了。       丁氏拉着毛毛一脸的稀罕,那模样徐燕心里颇不是滋味,林良辰笑看着,用眼神安慰了徐燕一些,很快天磊找了借口带着毛毛离开了。       “这怎的走了?”       林良辰说两人的先生严格,便让两人早些回去做功课去了。       丁氏哦哦了几声并未说什么,看了眼脸上笑的开心的林良辰,终于要告辞了。       而林良辰也并未多挽留,说了几句客套话,直接差管家送客了,将军府外,童家夫妻和管家说笑完,转个身,拉着自家男人走了老远。       今日上门来拜访,没得到好处不说,还被呛了一顿,童家夫妻两个心里早就不舒服了,和徐燕拉开段距离,夫妻俩嚼耳朵去了。  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说那么多干什么,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把这事儿给解决。”       不然他们好做人吗?       自然是不。       “可你也知道咱们阿城那性子。”丁氏有些犹豫,童武瞪了她一眼,“性子怎么了,咱们还管不着他不成?你难道没看出来,亲家那边会让这事儿简单过去吗?”       别看童城这婚结的亏,但细细算来,这徐家是不错的,家庭关系虽然复杂了些,但好在都能靠住不是?       自个婆娘的那点心思,童武十分明白,无非就是觉得徐燕那么大年纪为何还没说人家,说到这事儿还有徐家那边有点逼婚的意思,让丁氏心里不爽了,这才       要是林良辰知道童家是嫌徐燕太大,肯定会笑坏了肚皮。       年纪大了       二十出头的姑娘,放在这早婚早育的年代,确实如此但要说逼婚,谁有没将刀子架在你脖子上逼你,怎么就成了逼婚了。       这方埋怨声不停,却是没有想过自己真有管家好儿子没有,也不从儿子这找原因。       婚姻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情,而是两个家庭的事儿。       这头夫妻俩小声嘀咕个不停,跟在后面的徐燕心越发的发凉,真是没想着会变成这样子的,然她是个话不多的人,有些话是在是难以说出口,难道说这日后的日子,真的就一直这样下去了吗?   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,小嘴儿嘟那么高,谁欺负我们毛毛了。”林良车捏了捏儿子的脸颊,轻笑着问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