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七

       这一年的冬至,敬王府的气氛很是怪异。王府里满是贵人,若是有寻常百姓见得,估计得吓得双脚发颤站都站不稳。       大昱皇帝,已任宰相的饶远志及夫人,花朝扬王,西贵皇帝,兮夜公主及韩渐离,蓝珠远道而来的蓝皇,这所有人都围坐在靳啸寒院子里的亭子中,齐齐看着那在寒风中不停转圈神色几近狰狞的某人。       “啸寒这是转了几圈了?”轩辕逸问韩渐离。       韩渐离摇头,“没数过,反正不会少于三十圈。”       兮夜公主道:“以前渐离是因为我叫得太凄惨所以坐立难安,现在敬王为什么坐立难安?”       轩辕逸道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因为雪空一声都没吭!”       叫得太凄惨会让人不安,但是一声不吭也会让人心里焦躁。偏偏他们又不能时不时就过去问:“生出来了没有?”       之前靳啸寒就真的时不时过去问情况,结果饶雪空怒了,说他总是打扰她,害得她更紧张,让他闭嘴。结果现在靳啸寒就成这样了。       兮夜公主道:“听说雪空的肚子极其大,该不会是双生吧?”       “的确是双生,闵宇之前就检查出来了。”       “真的?”兮夜公主羡慕不已。       靳啸寒猛地转过头来:“你们能不吵吗?”       众人无语,他们坐得远远的,就这么聊天的声音能有多吵?靳啸寒却又忍不住走向厢房,正要出声,里面突然传来了饶雪空的一声尖叫。       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靳啸寒破门而入。       猛地一用力,一个孩子滑出体外的感觉让饶雪空尖叫了出来,这时,靳啸寒就冲了进来,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       而靳啸寒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稳婆抱在手里的,还来不及处理的小小婴孩,红红的,皱皱的,肚子上还连着脐带,他眼前一黑,竟然砰的一声晕了过去!       饶雪空只觉得心脏一抽,这个男人,这个男人!       早在靳啸寒破门而入那一刻,亭子里的人就惊了,都急急冲了过来,然后就看到门大开,靳啸寒晕倒在地。       “啊!我受不了了!给我把那混蛋拉出去!”饶雪空大声吼了出来。       韩渐离和轩辕正哭笑不得地冲过去急急将那晕倒的男人扛了出来,把门重新关好。       “继续生,继续生。”饶夫人也抹了把冷汗。       这事怎么搞的!就没有听说过有男人看到自己妻子产子,然后吓晕过去的!就算有,这个人也不应该是征战四方的靳大将军啊!真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       屋子里传来了响亮的婴儿的哭声。       兮夜公主冲了过去,拍拍门道:“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       里面传来了稳婆的声音:“是位小少爷。”       兮夜公主正要说话,轩辕逸已经大手一挥:“好!他就是大昱的驸马了!”       “你没搞错吧?驸马有什么意思?别浪费人才!”轩辕正立即抗议:“我认他当干儿子了,以后西贵就是他的!”       这个狠......       几人还未吵完,里面又有一声啼哭。       扬王欢喜道:“这一声比较清脆些,应该是女娃!”他喜欢小外孙女!       众人无语,只听哭声,你就能听出来是男是女?       但稳婆的声音传了出来,果然让扬王蒙对了。“再添一位小姐。”       饶远志夫妇抚掌:“这可好了,雪空真是个有福的,一下子就儿女双全了!”       轩辕逸眉一挑:“谁都不许抢,这一位是我大昱太子妃!”       “凭什么?花朝太子妃的位子也空席以待!”扬王这话自然是代花元昱和若澜说的,他们现在事务多,走不开所以没有过来,但是已经全权委托给了扬王,务必不能输。       韩渐离道:“那是想儿的媳妇!”       “说什么呢!”       “本来就是,早已经定下来了。”       “什么时候定的?我们怎么不知道?你自己定的不算!”       这时,一直呆在一旁的蓝皇说了一声:“其实,我这次来就是想与敬王做亲家......”       “那是不可能的!”其他几人同时对他吼道。       饶远志和饶夫人面面相觑,很是无语。       这雪空的孩子才刚出生呢,这些人会不会想得太远了?饶远志道:“夫人,你去看看雪空和孩子们。”       “好好,我先进去。老爷,你看着点,别让他们打起来了。”饶夫人一步一回头,很是担忧。       饶远志无奈摇头。这些人就算要打起来,他拦得住吗?这里的这些人,估计就雪空压得住。       饶夫人刚要推门进去,一道身影比她还快,如一道风嗖的一声就冲进去了,她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靳啸寒。       原来他醒过来了啊。       饶夫人笑了笑退了出去,还是先不要打扰他们一家人为好。       稳婆和帮忙的嬷嬷都已经退了出去,房间里也收拾好了,点上了很清淡的香。房里,洗干净了身子,包上襁褓的两个婴儿正安静地躺在饶雪空身旁。       靳啸寒看着床上的三个人,心里发颤,那个女人是他心尖最爱,但是现在她身多边了两个小小的人儿,他感觉很奇怪,好像一时之前无法适应,但是心头漫上的肯定是挺好的感觉。       那个画面让他觉得,很幸福。       是的,就是幸福。       他一直都不怎么想要孩子,可以说他就是没有过温馨幸福的一家子的经验,但是现在有了。       饶雪空看着他要接近又犹豫的模样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过来看看他们啊,傻子。”她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首次当父亲会是这样的傻样。       靳啸寒走了过去,先是俯身在她唇上印下一吻:“辛苦你了。”       饶雪空回吻了他一下:“以后你也得辛苦,你是父亲。”       父亲?这个词让靳啸寒顿时生出一种壮志来,“对啊,我当父亲了!”他的目光落在那两个小家伙脸上,很明显,裹着蓝色的是哥哥,裹着红色的是妹妹,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。       “刚才我明明看他很丑的......”跟一只小猴子似的,整个身子红色的,皮都是皱的,身上还粘乎乎......该说看起来有些可怕吗?但是现在不是那模样了,身子都包了起来,小脸极为可爱,他们睁着眼睛,两双极相似的眼睛大而明亮,乌溜溜的像四颗黑宝石。       “长得很像你啊,怎么可能会丑?”饶雪空笑了起来。       这两个孩子的确很像靳啸寒。饶雪空一看到就爱上了。       见靳啸寒只是俯着身一直看着他们,她问道:“你要不要抱一下?”       “怎么抱?”       饶雪空比了个姿势,教他。       结果,靳啸寒一手捞起一个,兴冲冲就出了门。       “我抱去给他们看看我儿子和女儿!”       饶雪空看着他抱得那豪放的动作,暗暗滴汗。       果然,靳啸寒刚到了门外就被饶夫人拦住了,“哎呀,轻点轻点,要托着他们的头!”       门外暴起一阵争吵声,饶雪空能够听到他们在争吵着这两个小小孩儿的未来归宿,什么太子妃,干儿子,驸马......       吵翻天了。       直到最后,饶远志弱弱地问了一句:“两个孩子叫什么名字?”       屋里的饶雪空和外面的靳啸寒才愣了起来,他们似乎还没有给孩子取名!       “你们这几个月都干什么去了。”轩辕逸不满的声音传了进来,饶雪空突然脸上发热。她能说这几个月某人对她上围暴涨异常入迷吗?那头狼......       外面那群人立即又开始了第二波的争吵。       “我来给他们取名字!”       “什么时候轮到你了,我来取我来取,我有经验。”       靳啸寒一声暴喝:“你们够了!我才是他们的爹!”       “哇......”       两个孩子齐声大哭起来。       饶雪空抚额。干脆自己睡了,让他们吵去吧。       从那天起,敬王府每天就更热闹了。       吵吵闹闹中,两个孩子的名字被饶雪空拍板了,要是让那些人继续吵下去,连名字都定不下来。       靳哲,靳羽。       不过,这一对兄妹以这般贵气的身份出生,又集三千宠爱一身,外头的一般就叫小王爷小郡主,而这些相熟的人后来也都叫他们外号去了。       靳小王爷性格跟靳啸寒一模一样,看起来冷酷,臭屁,腹黑程度更甚,在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能将众人指使得团团转。       靳小郡主眼睛会说话,凭着眼神,秒杀了无数人。       三岁的时候,靳哲已经是孩子王,带着比他大的太子公主,还有比他小的皇子公主,还有小皇叔,甚至还有重臣的儿子们,闹翻了天。某天,小王爷嫌御花园的花种得不好看,让人重新规划,全种成草!还要带着所有孩子们去狩猎场比赛!这可把所有人都吓得双腿发颤,但是靳孩子王谁的话都不怎么听,唯独只怕饶雪空。       饶雪空被皇后紧急请到宫里,看见那一大群穿着空阁出品小骑装的孩子,顿时好气又好笑。       这种骑装,就是靳哲的主意,他说大人们穿骑装很帅,小孩子也得有自己的骑装!结果李乘风和泠泠真的马上去让人做出来了。这两个也是拼命宠孩子的主。       “全部站军姿去!半个时辰才能动!”       饶雪空眼一瞪,宣布了所有孩子的惩罚内容。       于是,皇宫御花园里就多了一队认真站军姿的孩子。饶雪空拍拍屁股回王府了,一堆侍卫官女嬷嬷紧张地在旁边看着,但是让他们意外的,半个时辰内,竟然没有一个孩子动弹,全部认真的站到了最后。       轩辕逸匆匆赶来时,饶雪空已经回府了,他忍不住笑骂一句,这倒好,孩子整天丢在宫里,乐的是靳啸寒。       不得不说,他非常了解靳啸寒,饶雪空一回府就被他拉了进房,没有孩子在,王府安静得很,他可以慢慢品尝一道叫雪空的大餐。       太平盛世,繁荣富强。       在饶雪空未来的岁月里,富足,安定,而身边总是有着他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