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一五一 刺血 下(2 / 2)

道魔传 匪兵兵 1184 字 2个月前

韩一鸣道:“我在他手上看到了一把石刀,而这石刀我从前是在谢子敏师兄手上看见过。不知他从何处得来。”冯玉藻道:“这可就奇怪了,谢师兄寂灭之时不在灵山,且他下灵山时刻已久,他的物事随身携带,就算是后来给人,也该是在那杜超手中。青石是从何处得来的?”韩一鸣道:“我也想不透。而我更加想不透的是自见了这把石刀起,一连两个晚上,皆有人来刺我的血。”冯玉藻大吃一惊:“刺血?”

韩一鸣道:“正是,上一次是刺的我心口的血。这一次便是今晚,刺的是我额头的血。我若不是抹到血迹,我也不信。”他伸出手来,先前他手抹额头后手上有血迹,并未擦拭便追了出来,但这时伸出手来,手上干干净净,什么都没有。韩一鸣对着自己的手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冯玉藻道:“师弟,你从不说谎,这事我信你。你疑心这事与青石脱不了干系我也明白。我不回护他,下一个晚间我与你同住,这样他来也瞒不过我。”

冯玉藻的毫不怀疑令韩一鸣十分感激,当下便道好。但在后一天夜间,韩一鸣照样被刺血,而本来说要与他长谈的冯玉藻却困了,在榻上昏睡不睡。韩一鸣依旧是一动也不能动,清醒当中顶门刺痛,待得挣扎起来什么都不曾看到。只是这回冯玉藻被他叫醒后看到了他头顶冒出的血珠,然而二人出得门来,皎皎月光之下,灵山静谥非常。

韩一鸣一身冷汗,而冯玉藻震惊莫明,立即便往他的茅屋而去。推开屋门,青石睡得正香。冯玉藻去推醒青石,青石揉了揉眼坐起身来,嘟囔道:“师父这大晚上的叫我,有事么?”冯玉藻四周看了一看,又将青石的双手展开来看了一看,不见异样,对他道:“哦,没事,你睡罢。”青石大惑不解,依言睡下,没一会儿又睡熟了。

而韩一鸣却站在屋外,四方看顾。这回没错了,头顶顶门刺痛依旧。而他连是谁下手的都不知晓,按理来说灵山之上没有外人,师兄师姐们皆不会这样走到他身边对他下手。这还真是令他想不通了。冯玉藻四周看了一回,也不见有什么不妥,对他道:“师弟,这事着实古怪,得要想个法子才好。”韩一鸣道:“师兄且去安歇,容我想上一想。”冯玉藻道:“我如何能安枕,灵山之上再没外人,新来的弟子修为不济,如何能到你身边对你下手?可我们同门一路过来,谁又会对你下手?这可真是让人不安。”

韩一鸣道:“他刺我三回,每次都见血,他要我的血么?若是同门,必定有一个要我的血的理由。若不是同门,他理当下手杀我。我身上的蓝龙灵盾,是这样好下手的么?”冯玉藻道:“是呀,师弟说的没错。若是真要对你下手,你身上蓝龙灵盾岂是能轻易穿透的。可这人却屡屡得手,当真令人意外。要不明日我问一问同门,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?”韩一鸣摇头道:“师兄不必如此,他真要动手,天塌下来也要动。只是我有疑惑不能解,这并不是想害我性命,只是刺血,到底为何刺血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