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成神(大结局!)(1 / 2)

异界萌灵战姬 吹晓风 7953 字 1个月前

呼——

微风渐起,枝叶摆动。

相比世界树那恐怖到几乎不存于世的体型来说,李云面前爆发而出的七彩光芒只能说是毛毛雨,但就是这一点灵力涌动,让所有人都清晰感受到,世界树在欢愉,在雀跃。

在光芒面前,李云的神色也渐渐放缓,他终于知道自己的作用了。

世界树的确不需要他身上这点灵力,但作为能完美契合世界树的灵力中枢,李云却是独一无二的。

嗡——

一道金芒首先出现,自李云体内窜出,漂浮在巨大树干面前。

第二道红芒随即跟上,之后是绿芒,黄芒,蓝芒。

时间似乎在这里顿了顿,而后——

闪耀至极的白芒方才出场,光怜瞪大了好奇的眸子,出现在五只五行灵中央上方,身上的炽芒始终闪耀,普照这李云所站的方圆之地。

“别愣着。”

冷哼发出,仿佛吞噬一切的黑暗最后自李云体内出现,夜菱的黑如同清晨前的极致黑暗,抗拒着所有炽热,所有光芒,普一出场,她就占据了最后的一个席位,五行灵分属五个方向,上面是光怜,下面则是夜菱,七道光芒互相缠绕着,再次绽放出极致光芒,带着李云,猛的撞向树干,而后消失不见。

“成了。”

边上,见到李云消失,风木喃喃道。

仿佛为了印证她的话,就在下个瞬间,维持着庞大三界的世界树忽然晃动了起来。

不错,是晃动,地震山摇般的晃动!!

此时此刻,那庞大到看不到边际的世界树,就如寻常的小树般,被大风吹过,竟然连着树干整个晃动了起来!!

而现在。六个妖精殿主都飘在了空中,因为剧烈颤动的地面实在没了她们的立足之地,而若将视线无限拔高再看去的话,就可以发现,此时。恐怖的世界树并非毫无规律的颤动。若能再细细看去的话,更是能骇然发现——

世界树,已经庞大如斯的世界树。它在生长!!

强大的根系不断深入地下,造成地面颤动,恐怖的树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蹿升,甚至带动狂风呼啸。

这就是地动山摇的真相,让人震惊不已的真相!

当初孕育出灵域,孕育出恐怖的初代神魔的世界树,终于在沉寂千万年后,开始展示出自己的威能!

这是世界树自虚无诞生后的第二次成长,让枝叶更繁茂。让根系更粗壮,李云的加入,仿佛是在一洼死水中倒入热油,滚烫的,翻腾着,激起了世界树本能的生长**。让它抗压能力大增。

而在世界树内,无论是作为最中心操控全局的李云,还是围绕在周围作为肢体延伸牵动七道粗大灵力流的七灵,伴随着世界树自虚无中不断汲取养分成长,他们获得的好处也是大的惊人。即使早就九阶的翠心,此时也借着难得的机会不断梳理着自己体内灵力,查缺补漏,而身边那涌动的无数强**则,更是予取予夺,让妮子都笑眯了眼,暗赞自己的决定。

整个灵域的乌云仍在,但渐渐的,风声平息,怒雷也消失不见,不仅如此,便是三界都是这样,局面——似乎正往好的一面发展着。

除了原生界那三处不断喷涌而出的黑气,此时,冥界已经快侵占了原生界近半的领土,无边黑暗中,无数亡者的身影若隐若现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身处世界树中心,犹如沉浸在意识空间般的黑暗之所,李云暂时获得了世界树的部分权限,同样,也在不断汲取的天道法则里面,得到了不少信息,这让他清楚了冥界的一些打算。

世界树的二次成长,必将让天道法则重组,期间会有一定时间的法则真空期,那时候,所有强大生灵进阶都再无阻碍,不会被天道压制,而没了制约,在那段时间内,足够当初便晋升失败,始终在卧薪尝胆的冥界做很多事了。

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算是阳谋,虽然措手不及,但李云知道后,也做不了什么,但他也无需做什么,只需认真琢磨这天道法则重组过程就够了。

原生界,光明教会总部。

在阿尔托利亚带领下,一众老头面色肃穆的打开了一座尘封了近千年的大门。

吱呀——

随着大门发出轰然声响,光明照进里面,众人缓缓入内,而就在空旷的教堂中,前方的当中高台上,此时,一面敛尽风华的巨大镜子正侧放在上面,而在镜面清晰的倒映下,一行人神色复杂的看着镜子,慢慢的,弯下了腰。

“是时候了。”

图书馆内,帕秋莉抬头,眼眸睿智的锐芒闪过,少女推了推鼻上的眼镜,而后合上书本,站了起来。

阳台上,血族大小姐坐在椅上,手中轻啜着女仆长煮的红茶,冷眼看着楼下帕秋莉多年来第一次走出图书馆,而后,看着少女没有停顿,向灵梦神社飞去。

“要开始了么?”

轻轻放下茶杯,大小姐有些为难的呲了呲牙,似乎还有些心事放不下,但最后,看到身边女仆长笑眯眯的站着后,她还是没采取什么举动。

神社,自帕秋莉进入这里后,灵梦的身影便始终没有出现,直到她进入那扇门内,方才,一声叹息幽幽自门外生起。

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,帕秋莉既然决定了这条路,那便是谁也无法阻止的。

就在整个三界生灵都在暗自等待下,终于,灵域核心处,随着世界树身周风声的呼啸越发激烈,仿佛每人的耳侧都响起某跟弦断裂的声音。

嘣——

声音清晰,却一闪而逝,让人忍不住自问是否幻听,但此时,每个灵师都骇然发现,那始终缠绕自己身周,早就化作习惯的法则威压,此时——竟然消失了!!

整个身子都因此轻了不止一筹。仿佛头顶的千钧重担忽然就没了,让所有的灵师在目瞪口呆中又惊慌失措起来。

他们此时都还没有回过神,且不说此事究竟是好是坏,甚至只能讶然的想着究竟是怎么回事!

不过,发呆的人多。而其中却总有迅速回过神的灵师。而那些止步当前境界多年的,更是面色闪过某些疯狂的念头,并付之行动!

顿时。在短短这一刻,整个三界历史上都未曾出现的全民进阶开始了!

原生界在此之前早就千疮百孔,所以在这其中,获得最大好处的自然便是神魔两界!

天地间,无数灵力涌动着,翻滚着,全民进阶,其中何止千万人,而消耗的灵气又是何其庞大?

几乎所有弥漫在天地中的灵气都在往天界魔界涌入。所有人都忍不住进阶的诱惑,加入这场狂欢中,除了——

九阶。

“所有士兵的修为几乎都提升了一阶。”

军营中,潘多拉老头看着前方忍不住脸上欣喜的士兵,面露苦笑,“这下位面压力完全是不降反增了。也不知道那小鬼能不能坚持下去......”

“坚持不下去也需坚持。”

无月家美妇站了出来,看着前方,柳眉一挑,道:“与其担心他们,你还是多关心下自己吧。此时此际,也不知多少终生无缘九阶的家伙趁机冲击九阶,之后,那些家伙有一阵子可以闹腾了。”

“我们这边压力再大——”

于易也走了过来,沉声道:“难道还有原生界那边,冥界晋升位面的压力更大么?”

“天道若要找谁开刀,那冥界自然是头一个的。”

“拭目以待吧,毕竟直到现在,盖亚的手段都还出来——”

巨大的光华自教堂中发出,直冲天际。

教堂内,原本放着巨大镜子的地方已经消失不见,化作了耀眼光柱,直径数十米,贯穿在天际。

在这道光柱照耀下,一股源自每个人族内心深处的血脉亲情忽然莫名生出,所有人看着这道光柱,呢喃着,眼角不由湿润。

这就是创造他们的母神,默默守护他们千万年的母神——盖亚!!

她终于出来了,她——母神盖亚终于再次出来守护我们了!!

“盖亚在上!”

已经有灵师泪流满面的跪倒地上,双手死死抓着地面沙土,哭嚎起来,这是一个年纪颇大的老年灵师,但此时他的表现却如在向父母哭诉委屈的孩童,哭的真,嚎的同样凄厉。

“母神,我等——让您失望了啊!!”

“盖亚.......”

“母神.......”

无数人族跪倒地上,向着他们心中唯一的慰藉激动的纳头便拜,无论男女还是老幼,能见到只存在史书中的母神盖亚已是他们毕生的骄傲,恍如梦中,但是,盖亚只在人类生死存亡之际方才出现,能见到她的真容,也就是说——

此刻的人族,终究是到了必须要劳驾她出手帮助的凄惨地步了。

此时此际,所有人族无论生性如何,是英勇还是怕死,是狡猾还是愚钝,都在这一刻不由生出浓浓的愧对家长的羞愧感,紧接着就是强烈的悲意。

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,夹杂着人族自诞生以来的无数坎坷磨难,而这情绪也很难在亲人朋友中遇上,亦或许,只有在面对亲手创造了自己的祖先,创造了人族的母神时,他们才能自灵魂血脉的深处爆发出这种情感。

让百龄老人痛哭流涕,让中年男人闭目叹息,让无数年轻人咬牙噙着血泪,死死抓住地上泥土,捏的指尖发白。

“盖......盖亚。”

无数人族在地面失声痛哭,而在无尽的高空之上,自不断涌出黑气中,也同时发出一声渗人至极的低语,声音听不出男女老幼,像是玻璃互相摩擦发出的兹啦声,甚至带着兽类的低吼尾音,这么如大杂烩般的混合,仿佛是世上最残缺的事物都互相拥在了一起,只是单单听着声音,便让人不忍去直视真身。

这是冥界的位面意识,整个三界历史上。都是唯一一个在进阶位面失败后还能保持位面之力的“圣器生灵”。

谁也不清楚它是何时存在的,谁也不清楚它目的为何,而就是这么一个同样沉寂了千万年之久的神秘半位面,在这个时候作为最大的那只黄雀,向原生界张开了噬人的利齿。全力施为!

原生界中。所有已存在的黑气都剧烈翻滚了起来,无声咆哮着,侵占的速度再提一层。谁都能看出冥界意志对原生界的滔天怨念,而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,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知道了。

原生界依旧没有露出什么抵抗的姿态,但是那位于人族圣地的巨大光柱却“嗡”的响了响,发出了一声似召唤的轻吟,传出很远,直至消失。

三处不断围剿而来的黑气顿了顿,而后继续向前蔓延而去。

而在某个位置的空间内,一白一黑两道人影同时出现。互相对视。

“盖......盖亚。”

磨牙般的低吼再次响起,黑影恨不得立即扑上啃噬来者。

“哟,好久不见。”

盖亚的面容很模糊,其中脸庞万千变化,时男时女,唯一的共同点。便是他们始终是在浅笑——他笑着向这冥界意志打了个招呼,仿佛是相知多年的老友,带些生分和热情,问道:“你,还是没自己的名字么?”

“因为......迟早......取代你。”

黑影的话语依旧不怎么流利。相比语言交流,他更倾向意识交流。

摇摇头,盖亚听懂了对方的意思,却没愤怒或者激动的情绪,只是叹道:“那你也应该为自己取个名字的,因为你是你,我是我,即使取代了我,你也不会是盖亚。”

黑影没有回话,眼眸始终死死盯着他。

盖亚并不以为意,此时,就在原生界陷入万劫危机的当口,他却眼眸扑朔,似陷入了美好的回忆。

“你还记得么?想当初,我们三人中就是小悦首先给自己取了个名字——”

“闭嘴!”

听到盖亚提起这个名字,黑影忽然激动起来,“不许......提她!”

“你......叛徒!偷袭......我们,你......没资格!”

“我没资格?”

盖亚轻声反问了一句,而后摇摇头,道:“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当时的情况本就需要有人做出牺牲,世界树无法承受更多位面压力,我们三人之中,必然只有一个能成功晋升。”

“而你们两个——”

平淡的声音忽然变得冷然,盖亚目光一转,看向黑影,道:“只要放弃自身,彻底配合我,融合我,那由我来完成你们的心愿,不是很好么?”

“这不也是一种变相的同时完成大家的心愿——”

“闭嘴!”

冥界意志已经气的颤抖不止,本就长时间生活在仇恨中,意识如同身躯一般残缺混乱的他并没有什么完整的逻辑思路,现在还想和盖亚拼嘴,自然和以卵击石无异,但是,他嘴拼不过,在原生界中,三处死亡黑气却是更迅捷的扑向剩余的绿色空间,恐怖中透着决然,有着疯狂不顾一切之意。

“我要你......死!”

“说到底,你还不是想替代我晋升位面?”

盖亚轻笑摇头,无情道,“你到现在也该知道了,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,难道不是么?无论嘴上说的再好听,去做什么事,其实都无非是利益驱使,所以说,情感什么的,这东西是最脆弱的,也是最没用的啊.......”

“我的本体是镜子,照透了世上所有生灵的外貌,也映射了他们的本心,所以我能千变万化,能翻脸无情,但你们却做不到,所以,我成功了,而你们都失败了。”

“说起来,我真的很意外,当初你们两个同时被我偷袭吞噬,失去了大半位面本源,却一个个都坚持活了那么长,真的很让我惊讶。”

“可惜。”

模糊的脸上忽然出现一个悲伤的脸庞,盖亚眼眸泪光闪动,叹气道:“悦终究还是坚持不下去,彻底消散了,死前还将她养的那些野兽领民放到了我这里。好一通折腾——”

“呵。”

盖亚的脸庞再次变化,露出一副溺爱无奈的模样,道:“还真是有悖她平时的风格呢。”

“你给我......闭嘴啊!!”

本就结巴,始终插不进话的冥界意志彻底发飙了,凄厉嘶吼一声。扑向对面盖亚。

乒乓——

无数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。盖亚被扑击后直接化作了碎片,他自然不会真身前来,倒是连带着身下这片空间。被狂怒的冥界意志力量波及,直接就原地崩散了。

狂躁的空间缝隙中,冥界意志疯狂大吼着发泄自己的愤怒,而在此时,盖亚的声音再次自四面八方中传来,“我的朋友,姑且,是我的朋友吧,即使你不承认——”

“你想要我的身子么?你想要取代我么?你——想要晋升真正的位面么?”

这句话前半句有些暧昧。而到了最后一句话时,盖亚的声音变得诡异莫测了起来,冥界阴影抬头,看着周围,“什么......意思?”

“那就——”

满足的叹息忽然传来,仿佛他身边正发生什么事。而后,便听盖亚渐渐淡去的声音道:“都给你吧。”

听到这里,冥界意志身子顿了顿,他那贫瘠到只有仇恨的大脑尚有些转不过话里的内容,但马上。就见他身子就猛的一颤,消失在这里。

就在三息前。

也就是冥界攻击盖亚虚影的前一刻。

原生界上。

在所有人族都目瞪口呆中,只见那原本连接天地,代表着母神盖亚的华丽光柱——

忽然消失了。

是的。

就这么直接的,干脆的,无声无息的消失了!!

教堂内,几个老者忽然抬首,看向面前高台——

“没了!”

“没了!!”

镜子,圣器,母神,盖亚他——没了!

怎么回事,被盗了?还是——

想到这里,所有人都面色惨白,忍不住身子发僵,呼吸急促。

“阿尔托利亚呢?!”

终于有人注意到身周少了一个最关键的人,但一声惊疑的喊声后,教堂内再次陷入了死寂。

此时,黑气已经快弥漫到了圣地周围,即使是有灵阵守护也坚持不了多久,更别提那些已经被黑气彻底笼罩的地方了,那里到现在究竟还有多少人族活着,谁也说不准。

人族——

难道又陷入危机了?

“吼——!!”

“盖亚......盖......盖亚!!”

无尽的虚空中传来愤怒的嘶吼,传遍整个原生界,而在所有人头顶,一张巨大的脸庞出现,上面阴郁缠绕,不断张大嘴巴。

“不会......放过你!!”

无数黑气不断涌动,竟不再侵占原生界那所剩不多的空间,而是化作一道道黑烟,不断在虚空搅动中,触手不断侵入一面面未知的空间秘境中,探知着什么,寻找着什么。

至于原生界本身,失去了盖亚,他现在的确可以轻松拿下了,甚至晋升位面也是轻轻松松——

但失去了吞噬报复盖亚的机会,这对冥界意志来说才是最大的不甘!!没有了盖亚的原生界,它已经什么都不是了!!

“盖......亚,盖亚,盖亚盖亚盖亚!!!”

嘴里的哆嗦已经快练成一片,冥界意志癫狂着,不顾天地**则的真空期即将过去,出乎盖亚的意料,竟真的放下一切找起了他!

“这家伙......”

幻想乡,朦胧的光影转过身,看着面前的帕秋莉,依旧从容道:“计划不变,你去吧。”

帕秋莉推了推眼镜,深吸口气。

下一刻,光华闪过,少女的身子消失,视线转过,边上是强自冷静的阿尔托利亚,只见她死死盯着面前的朦胧光影,面露愤怒和不解。

“为什么放弃我们?”

“放弃?”

光影笑了笑,又摇摇头,道:“你们也不过是我当年实验的观察产物罢了。”

“现在既然已经没了价值,放弃......抛弃是正常的吧?”

说出冰冷无情的话后,盖亚看着阿尔托利亚却满是欣赏。“阿尔托利亚,你是我几千年来少有几个看漏的命运交汇之人,你很不错,是我所有作品最好的几个之一,更是这一代最好的一个。我很满意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阿尔托利亚绿瞳眯起。忍住怒气,质问道。

“和我契约,分享你的气运。而我——则赐予你永生。”

“不要想着拒绝我。”盖亚的身影变幻不停,慢慢的,成了另一个阿尔托利亚,同样的绿眸互相对视着,“阿尔托利亚”笑着道:“虽然之前的所有举动我都非刻意,但也都是唯一的选择,冥界意志现在破釜沉舟,即使吞噬不了我也要与我同归于尽,你想我不抛弃人族。但这本身就已经是太过天真的想法,我死了,人族都无法活,而只要我还活着,人族才有希望。”

“契约什么?”

阿尔托利亚脸上神色变化不定,再次问道。

“我需要你的天地气运。你是最后一粒棋子,只要能得到你的这份气运——”

盖亚忽然张开双臂,坦然道:“我便可摆脱位面桎梏,成为晋升十阶真神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